神木煤化工产业有限公司

文学天地 首页 - 文化生活 - 文学天地
故乡,远方
作者:王佳苗 | 浏览次数:

 

提起故乡,我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词便是怀念,年少时的记忆挥之不去,让人始终怀念,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,也许人都是怀旧的。说起故乡,每个人内心都有说不完的故事,无论是漂泊远方的牵挂与惆怅,还是满怀豪情后的疲惫与酸楚,都难以割舍难以诉说。

古往今来,无数文人墨客用诗词书写着对故乡的某种眷恋,杜甫的“月是故乡明”、李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、仿佛那时的故乡是月,不像星星那般璀璨,也不如太阳那般炽热,含蓄、温婉、柔和,却能时常唤起远方人们的无尽思念与无限牵挂。

故乡是梦开始的地方,又是所有功名终结的地方,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,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想念,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们是一种挣脱又是一种牵扯,或许某一天,当事与愿违、无路可走时,这里又是惟一能接纳你的地方。

故乡,有我们相濡以沫的家人,有形影不离的同伴,有一路走来坦诚相待的朋友,有的是难得的宁静、淳朴、自然,就连最寻常的蓝天白云、鸟语花香都充满了诗情画意,令人念念不忘,仿佛将我所有的希望瞬间都定格在了这里。

都说离开了才会怀念,的确是这样。故乡,远在千里之外,却又时常想起;回忆近在咫尺,却始终无法触及。故乡,是一个离开之后方才拥有的地方,我离开了故乡,这才有了故乡,没有故乡是因为没有离开故乡。

当第一次离开故乡时,思绪是复杂的,内心有万分不舍又不得不离开,充满无奈的想法让我既害怕丢下什么却又什么也不想带走,望着空空的行囊生怕有朝一日回来,这些美好都不复存在,也许我是矛盾的,但我始终明白鱼与熊掌二者终究不可得兼的道理。

离开故乡后,我所有的怀念也便随之开始,当踏上远方这片陌生的土地时,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,凛冽的西北风肆无忌惮的刮着广袤无垠却又荒凉的沙地,不习惯这里的气候,更不习惯这环境所赐予的远离喧嚣都市的额外孤独。

岁月流走时,蓦然回首中,我渐渐发现了这里独特的美,就像这里的自然环境一样,粗犷苍凉,朴素豪爽,不拘一格,千年的历史为这里平添了一份厚重,特有的高原文化赋予了这里的人们能歌善舞,民歌、秧歌、腰鼓为这片朴实无华的黄土地画上了灵动的色彩。

每次回到故乡,总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涌上心头,走在熟悉的街头,听着街坊们用地道的方言热情的问候时,我总是满心欢喜,这里的一切顿时显得格外亲切。在家的日子似乎总是悠闲的,午后的阳光透着一丝慵懒,坐在院子里,听着喜爱的音乐,独享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。

曾经,故乡是告老还乡的去处,是颐养天年的归宿,如今,依旧是人们叶落归根的选择,带上对故乡的牵挂与眷恋,把记忆装进口袋,把未来握在手中,心怀感恩的过每一天,学会珍惜,学会知足,无论身在何处,都不要忘记最初最真的自己。(神木煤化能源公司  王佳苗)

上一篇:
下一篇: 《蝉变》